北京|南京|成都

小心“有限责任”防火墙崩塌:债权人利用“公司人格否认”制度

作者:孙兆云(成都分所)    


《最高院2019民商事审判纪要》让“公司人格否认制度”或“刺破公司面纱制度”落地:如股东与公司人格混同、股东过度支配与控制公司、公司资本显著不足,则股东要承担连带责任,债权人有权直接向债务人公司的股东主张权利,“有限责任”的防火墙将由此崩塌。


纪要解读篇首图-2.jpg


  对于《公司法》第20条第3款规定的由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行为的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法〔2019〕254号)(以下简称《纪要》)中就实践中常见的情形进行了总结及明确。

一、公司人格否认制度的法律依据

公司人格否认制度在《公司法(2005年修订)》中首次进行了明确,在最新的《公司法(2018年修订)》中也保留了第20条第3款的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此条规定虽然明确了公司人格否认原则,但并未对“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的具体情形以及公司债权人利益损害“严重”的认定标准进行列举或详细描述。

二、《纪要》对“公司人格否认”的相关规定

(一)《纪要》相关规定概述

《纪要》统一了“公司人格否认”的基本审理思路,明确了公司人格否认案件的基本原则:

一是慎用,只有在股东实施了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及股东有限责任的行为,且该行为严重损害了公司债权人利益的情况下,才能适用;损害债权人利益,主要是指股东滥用权利使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公司债权人的债权。

二是合理限定责任主体,只有实施了滥用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行为的股东才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而其他股东不应承担此责任。

三是个案认定,公司人格否认不是全面、彻底、永久地否定公司的法人资格,人民法院在个案中否认公司人格的判决的既判力仅仅约束该诉讼的各方当事人,不当然适用于涉及该公司的其他诉讼。如果其他债权人提起公司人格否认诉讼,已生效判决认定的事实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四是综合判断,强调对此类案件需对各种因素进行综合判断,既审慎适用,又当用则用。

(二)《纪要》列举的“公司人格否认的具体情形

《纪要》规定,《公司法》第20条第3款规定的滥用行为,实践中常见的情形有人格混同、过度支配与控制、资本显著不足等。

1. 可作为人格混同认定因素进行综合考虑的包括:①股东无偿使用公司资金或者财产,不作财务记载的;②股东用公司的资金偿还股东的债务,或者将公司的资金供关联公司无偿使用,不作财务记载的;③公司账簿与股东账簿不分,致使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无法区分的;④股东自身收益与公司盈利不加区分,致使双方利益不清的;⑤公司的财产记载于股东名下,由股东占有、使用的;⑥人格混同的其他情形:公司业务和股东业务混同、公司员工与股东员工混同(特别是财务人员混同)、公司住所与股东住所混同。

2. 过度支配与控制的常见情形包括:①母子公司之间或者子公司之间进行利益输送的;②母子公司或者子公司之间进行交易,收益归一方,损失却由另一方承担的;③先从原公司抽走资金,然后再成立经营目的相同或者类似的公司,逃避原公司债务的;④先解散公司,再以原公司场所、设备、人员及相同或者相似的经营目的另设公司,逃避原公司债务的;⑤过度支配与控制的其他情形。

3. 资本显著不足:公司设立后在经营过程中,股东实际投入公司的资本数额与公司经营所隐含的风险相比明显不匹配。股东利用较少资本从事力所不及的经营,表明其没有从事公司经营的诚意,实质是恶意利用公司独立人格和股东有限责任把投资风险转嫁给债权人。

由于资本显著不足的判断标准有很大的模糊性,特别是要与公司采取“以小博大”的正常经营方式相区分,因此在适用时要十分谨慎,应当与其他因素结合起来综合判断。

(三)诉讼地位的确定

根据《纪要》规定,应当根据不同情形确定当事人的诉讼地位:

(1)债权人对债务人公司享有的债权已经由生效裁判确认,其另行提起公司人格否认诉讼,请求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列股东为被告,公司为第三人;

(2)债权人对债务人公司享有的债权提起诉讼的同时,一并提起公司人格否认诉讼,请求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列公司和股东为共同被告;

(3)债权人对债务人公司享有的债权尚未经生效裁判确认,直接提起公司人格否认诉讼,请求公司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向债权人释明,告知其追加公司为共同被告。债权人拒绝追加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根据《纪要》列举的“公司人格否认”的具体情形,为保障诉请得到支持,债权人应尽多搜集满足前文所述各种情形的证据,而并非满足于搜集相关情形之一的证据;另外,在搜集财务混同相关证据之外,也建议一并搜集人员混同、业务混同、场所混同等证据,进行补强。

       在具体证据搜集方面,除财务报表、工商登记材料、公司合同订单、公司网站信息、公司宣传材料等书面材料外,也不妨采纳员工访谈、客户访谈等访谈方法搜集证据材料。


登录微信公众号“宝盈律师事务所”阅读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