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南京|成都

最高院明确股东代表诉讼可由新股东提起及三个程序性事项

作者:李腾文(北京总所)


  新股东可提起股东代表诉讼,书面请求公司有关机关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前置程序并非必须,反诉不得针对公司,调解协议应经公司确认。


纪要解读篇首图.jpg


股东代表诉讼,又称“股东派生诉讼”,是指当董、监、高或其他主体出现侵害公司利益的情形时,在满足一定前提条件的情形下,公司股东有权以自身名义向侵权者提起诉讼的制度。股东代表诉讼是维护中小股东权益的重要手段,也是避免管理层权力扩张、减少代理成本的有效方式。在《公司法》和《公司法解释四》中,已对该制度作出较为详尽的规定,但针对于司法审判过程中的一系列困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下称《纪要》)针对于股东代表诉讼制度中股东的范围、前置程序的适用、反诉制度和调解制度的适用作出了明确指向,虽不能作为裁判依据进行直接援引,但可成为裁判说理部分的重要参照。

1. 提起股东代表诉讼的主体要求。

在《公司法》中,对于可以提起股东代表诉讼的主体要求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连续一百八十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一以上股份的股东”,而对于董监高或他人出现侵害公司利益时,原告尚未成为公司股东,嗣后成为适格股东后是否可以提起股东代表诉讼未作明确界定,而在《纪要》中予以明确,对于原告何时成为股东不影响其起诉。本条设置旨在明确当公司利益被长期侵害时新任股东的保护问题,避免了新任股东因“历史遗留问题”无法替公司主张权利的现象发生,一定程度上扩大了适格原告的范围。

2. 前置程序的适用

《公司法》第151条规定股东提起股东代表诉讼,除非在情况紧急、不立即提起诉讼将会使公司利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情形下,必须履行的书面请求公司有关机关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前置程序,本条的设置旨在节约司法资源,避免恶意起诉、“滥诉”情形的发生。但矫枉不能过正,实务中存在高比例因未履行前置程序被法院驳回的案例。实际上,部分案例即便履行前置程序,也不存在公司有关机关提起诉讼的可能,而“情况紧急”的适用较为苛刻,在这种情形下,《纪要》突破了《公司法》对前置程序的刚性要求,“如果查明的相关事实表明,根本不存在该种可能性的,人民法院不应当以原告未履行前置程序为由驳回起诉”,避免了前置程序的机械套用,能有效提高提起股东代表诉讼的效率。

3. 反诉的适用条件

《纪要》第26条明确,对于《公司法》第151条第三款规定的“他人”(一般理解为公司董监高以外的人)面临符合条件的股东径行起诉时,若认为其恶意起诉侵犯其合法权益,可以此为由提起反诉。同时,基于《公司法解释四》第24条第一款的规定,提起诉讼的主体(原告)系股东,公司作为第三人,这种情形下,若被告以公司在案涉纠纷中应当承担侵权或者违约等责任为由,显然不符合反诉对于主体与同一法律关系的要求,故应当驳回起诉。

《纪要》第26条关于股东代表诉讼的反诉的规定仍存在一定缺陷,逻辑上不周延。无论基于文义解释或体系解释,第26条仅针对 “他人”引发股东代表诉讼的情形;而“他人”的范围不包含董监高,对于公司董监高引发股东代表诉讼情形下,作为被告的董监高是否可以反诉、是否针针对公司提起反诉未作规定。

4. 调解的适用条件

基于《公司法解释四》第25条的规定,股东代表之诉的胜诉利益归属于公司,因此,若在股东代表之诉中,作为原告的股东与被告双方相互串通以调解结案,存在损害公司利益的可能,《公司法》及司法解释对此付诸阙如。为填补立法空白,《纪要》中明确,调解结案须尊重公司意思表示,根据其章程的规定由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通过,章程未作规定的,公司股东(大)会为决议机关。


登录微信公众号“宝盈律师事务所”阅读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