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南京|成都

场外配资合同一律无效

作者:李欣(北京总所)


  除有融资融券资格的证券公司作为配资方外,其它场外配资合同一律无效,配资方主张利息、费用、收益均不支持。


纪要解读篇首图.jpg


场外配资是在我国证券市场的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从实际情况来看,场外配资业务往往有多方主体参与,各方主体通过多份协议联结形成场外股票配资链条。一般在融资业务平台参与的场外配资中,融资业务平台根据资金融入方的配资请求与其签署资金融入、获得证券账户操盘权为主要内容的委托合同,或以自有资金与用资人签署配资协议;融资业务平台与资金融入方达成协议后,再与资金融出方达成配资协议;融资业务平台实际上构成资金融出方、资金融入方的中介。近年来,证券市场融资需求旺盛,各种高风险、非理性的场外高杠杆配资现象虽经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多次清理整顿而屡禁不止,“盲目扩张了资本市场信用交易的规模,也容易冲击资本市场的交易秩序”。在以往的司法审判实务中,存在不同法院之间对场外配资合同的性质、效力认定标准不一,导致同类型案件的判决结果不一,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司法判决对市场行为的引导作用。

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11月发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下称“《2019民商事审判纪要》”)界定了场外配资业务的性质,明确了场外配资合同效力的认定标准,为场外配资的各参与主体在场外配资纠纷中的利益界定提供了统一了裁判思路

一、场外配资业务本质上属于只有证券公司才能依法开展的融资活动,场外配资合同一律无效。

以往的场外配资纠纷案例中,对上述各方为达成场外配资目的所签署的各份协议的性质、效力认定不一,有的法院基于存在“资金转移占有”的事实认为配资协议的本质是借款合同,进而得出配资协议有效的结论。然而配资协议的内涵不仅包括资金的转移占有使用、收益的权利,还包括股票账户的操盘权。

《2019民商事审判纪要》第一次明确了“在案件审理过程中,除依法取得融资融券资格的证券公司与客户开展的融资融券业务外,对其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与用资人的场外配资合同,人民法院应当根据《证券法》第142条、合同法司法解释(一)第10条的规定,认定为无效。” 证券法一百四十二条属于对证券公司从事融资融券业务的管理性规定,《2019民商事审判纪要》实际上将融资融券业务界定为证券公司的特许经营业务,结合合同法司法解释(一)第10条的规定,则除证券公司之外的场外配资业务主体所签订的配资协议是无效的。

二、配资方不得依据场外配资合同的约定向用资人主张支付约定的利息和费用。

《2019民商事审判纪要》明确,场外配资合同被确认无效后,配资方依场外配资合同的约定,请求用资人向其支付约定的利息和费用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三、配资方不得依据场外配资合同的约定请求分享用资人所产生的收益。

《2019民商事审判纪要》明确,配资方依场外配资合同的约定,请求分享用资人因使用配资所产生的收益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四、用资人请求配资方赔偿损失的,须证明该种损失系因配资方采取更改密码等方式控制账户使得用资人无法及时平仓止损的行为造成。

《2019民商事审判纪要》明确,用资人以其因使用配资导致投资损失为由请求配资方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用资人能够证明因配资方采取更改密码等方式控制账户使得用资人无法及时平仓止损,并据此请求配资方赔偿其因此遭受的损失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五、《2019民商事审判纪要》明确了配资方承担场外配资合同无效责任的判定情形。

《2019民商事审判纪要》明确,用资人能够证明配资合同是因配资方招揽、劝诱而订立,请求配资方赔偿其全部或者部分损失的,人民法院应当综合考虑配资方招揽、劝诱行为的方式、对用资人的实际影响、用资人自身的投资经历、风险判断和承受能力等因素,判决配资方承担与其过错相适应的赔偿责任。

该表述为法院裁决用资人向配资方主张缔约过失责任(因合同无效)的情形提供了适用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的明确思路。

上证指数图.JPG

六、笔者对《2019民商事审判纪要》处理场外配资业务纠纷的评析。

《2019民商事审判纪要》关于处理场外配资业务纠纷的部分是对当前场外配资屡禁不止、平台跑路等问题的合理回应,为纠纷发生后司法判定提供了便利。但是从严格的法律适用的角度看,证券法一百四十二条实际是对证券公司从事融资融券业务的管理性规定(“证券公司为客户买卖证券提供融资融券服务,应当按照国务院的规定并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而非效力性强制规范,据此推导出民事交易无效是牵强的。实际上,可以将证券法八十条“禁止法人出借自己或者他人账户”的规定扩大到其他民事主体,如此则判定场外配资合同无效有了明确的法律依据。从更长远的角度看,场外配资仅仅是资本进入股市的一个途径而已,符合市场经济关于资本自由流动的要求,完全可以通过良性的制度建设和市场监管解决其给证券市场带来的风险。


登录微信公众号“宝盈律师事务所”阅读文章

分享到: